中山搬家,中山搬家,中山和兴搬家公司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8928189722 24时服务 节假日不休
● 中山搬家先进集体   ● 中山搬家龙头企业
首 页 line 公司简介 line 新闻中心 line 服务项目 line 服务流程 line 搬家常识 line 联系我们 line 中山和兴搬家公司
中山和兴搬家公司首页图片
服务项目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详细信息
 
专业个人搬家
专业单位搬家
拆装家俱、拆装空调
长短途搬家货物运输
大型展会布展及撤展运输服务
装卸搬运劳务服务
回收旧家电、旧电脑等办公用品
收购废金属、变压器、报纸等
水电安装及维修、修热水器等
1、客户至上,规范服务
   着装整齐,用语文明
2、不磕不碰,举止稳重
   贵重物品,加倍精心
3、合理码放,车辆满载
   准确高效,安全快捷
 
华商晨报记者涉水跋山 回访堰塞湖
发布人:华商晨报    发布时间:2009-5-4 10:45:02    浏览:286 次

  唐家山堰塞湖泄洪后,禹里乡村民回到曾经被淹的房屋开始新的生活■本版图片均由本报特派四川记者 吴章杰 摄

  本报特派四川记者 穆云平

  “512”地震发生后,四川省中山市北川县的唐家山堰塞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地震造成河道阻塞,淤积在那里的3.2亿立方米积水淹没了上游的多个乡镇与村庄,并威胁着下游的50万居民。

  我曾在2008年5月27日、28日对堰塞湖流域情况给予报道,还曾在5月29日徒步10小时翻越唐家山,见证了抢修堰塞湖的情景。

  堰塞湖的清淤整治工作已持续近一年时间。这项工作的进展如何?堰塞湖流域被淹没的乡镇和村庄是否浮出了水面?

  4月17日开始,持续的阴雨一直笼罩着北川。按照四川省水利厅厅长冷刚的介绍,这意味着当地汛期的提前开始。四川省中山市水务局通过监测发现,唐家山堰塞湖水位一度上涨到721米,达到了警戒线,随时有决堤可能。于是中山市政府紧急决定,原定于4月25日的堰塞湖清淤泄洪工程提前到4月20日。

  于是,我对堰塞湖流域的回访就从泄洪结束后开始了。

  回访堰塞湖坝顶

  堰塞湖内修起水电站

  即将离开的工作人员,望着唐家山堰塞湖清淤工地百感交集

  4月28日6时30分,北川县曲山镇任家坪。一年前,我从这里出发,在两名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徒步10小时翻越唐家山,终抵达堰塞湖坝顶。

  此次我重新找到了这两名向导席明、乔玉和,准备再次前往堰塞湖坝顶。

  巨量存水不发电可惜了

  与一年前相比,通往堰塞湖的道路有了很大改进,显著的表现就是在唐家山半山腰修出一条临时山路,前往堰塞湖坝顶不再需要人为开辟道路了。

  但是这条山路却被警方严格封锁着,因为它是运送堰塞湖清淤工作物资进出的惟一通道,而且没有终完工,仍旧险峻难行。

  我和向导在疏通关系后,步行沿山道向唐家山堰塞湖走去,途中从山顶滑落的滚石和沙土一直不曾间断。两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苦竹坝发电站。

  这意味着我们走完了一半路程。席明告诉我,修建在河道中央的苦竹坝发电站是堰塞湖一年来大变化之一,“专家论证后认为,堰塞湖内巨量的存水如果不进行发电就可惜了。”

  又前行半个小时后,堰塞湖内清淤的铲车、挖掘机已经依稀可见,但我们的脚步却被一条近百米宽的河道阻塞了。乔玉和通过电话向任家坪的朋友询问,才得知是20日提前泄洪时冲断了临时修起的山路。

  山路阻断还造成堰塞湖坝顶正在清淤的100余工作人员出现食物补给中断,可能影响到清淤工作的进度,相关部门正在紧急筹划对策。

  由于在此地找不到渡船,目前能够抵达堰塞湖的路径只能是:回到任家坪,之后绕路至位于堰塞湖另一侧的北川县禹里乡,从那里前往。

  冒险抵达堰塞湖坝顶

  11时许,我们返回了任家坪。

  任家坪距禹里乡仅38公里,但是道路极其难走。我们在当地人建议下包乘了一辆越野吉普车,事后证明,这个选择无比正确,因为我们走完这段路竟然用了4个多小时。

  这条道路叫擂禹路,所有路段均为盘山而上,终翻越海拔2180米的千浮山,才能到达北川县禹里乡。

  当日是阴雨天,这进一步加大了道路的危险程度。擂禹路的大部分路段均出现垮塌、松动的迹象,以至于司机朱贵东数次打算调头回返。

  在我们的坚持下,15时,我们终于在雨中抵达了禹里乡。很多居民也刚刚得知堰塞湖清淤工作可能因食品补给中断而受到影响,他们因此焦急着,“禹里乡是上游,堰塞湖如果清淤不畅,积水就会瞬间淹没禹里乡!”

  在紧急磋商后,乡民们举荐了当地富经验的舵手刘富贵,我们准备在他的带领下弃车乘船,前往堰塞湖坝顶。

  实际上,之前还没有人从这条水路前往过堰塞湖坝顶。积水淹没了十余个村庄、乡镇,漂浮、裸露在水面的杂物和暗藏在水下的建筑物,“很容易造成船毁人亡!”刘富贵说。

  事实也正是如此。我们在行船过程中至少躲过了10个或明或暗的危险,还曾一度向禹里乡其他舵手发出求救信号,终在一个半小时后,历尽艰辛抵达了堰塞湖坝顶。

  水位下降 威胁暂时解除

  16时30分,我们重新踩上了陆地。这里距离堰塞湖坝顶清淤整治工作现场还有一段距离,需要徒步翻越一个山岭。两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见到了堰塞湖清淤整治工作的总指挥刘洪高。

  刘洪高介绍,目前清淤工作累计投资1420万元,清淤人员24小时不间断施工。即便如此,汛期的提前到来仍使刘洪高措手不及,只好提前泄洪,“泄洪时的水流量达到700立方米/秒,共放出0.8亿立方米积水,目前水位下降到712米,对沿途的威胁暂时解除了!”

  从事清淤工作的很多人来自北川县。工作人员曲刚说:“地震毁了我的家园,我不想让水灾再次发生了!”

  曲刚的想法代表了堰塞湖坝顶全体清淤工作人员的心声,他们并未对山道冲垮致使生活补给中断表现出担心,“我们相信政府会有办法的!”

  在我准备离开时,运送生活补给品的工作人员真的抵达了。我也成为搬运生活补给品的一员,一箱箱方便面、矿泉水、大米、豆油被搬上坝顶。

  禹里 刚从水下露出

  地震后,堰塞湖水位暴涨,上游的北川县禹里乡在3天内被全部淹没。当时我前往采访,只见到汪洋一片。

  此后一年中,堰塞湖水位反复涨落,禹里乡又数次遭淹。4月20日堰塞湖提前泄洪之前,是禹里乡后一次深埋在水下,泄洪后才重新浮出水面。

  我从堰塞湖坝顶归来后,4月29日回访了这座“水下遗址”。

  探秘现实版“水下遗址”

  青绿色的苔藓蔓延在一间间房屋的瓦片、墙壁上,却不能给整个乡镇增添任何亮色,因为所有建筑物的色调都是灰黑色,而且表面黏附着软乎乎的泥浆,它们都是泄洪时遗留下的。

  走在这座刚刚从水底浮上来的乡镇,很多见闻会让人目眩心惊:

  我用手轻轻触碰一户人家的墙壁,“哗啦”一声墙壁就坍塌了。从安置点回家取东西的主人周云生说,因为屋子被水浸泡的时间太长,砖都酥了;

  走在街路上,一不小心身体就会下陷,原来泄洪刚刚一周,很多沉积的淤泥还没有彻底干涸;

  潮气会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我在进入禹里乡后虽然多穿了件外衣,仍会不住打喷嚏、流眼泪;

  一些比较高的建筑物外面,普遍留有清晰可见的水印线,那是积水漫延全乡的明证。

  村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现在正踩着的地面、摸着的墙壁、看到的一切,一周前都还淹在水底下呢!”

  大禹故乡多次遭水淹

  我在禹里乡政府得到一份资料,记载着禹里乡被积水淹没的详情:乡镇833户和6个村的1787户(禹里乡共26个村、4528户人)受到水灾,7000余人(禹里乡共14361人)的生产资料尽失,被淹没土地达1500亩、房屋4850间。

  此后,因堰塞湖河道淤积致使河水暴涨,禹里乡又在“924”泥石流、2008年年末、2009年年初分别遭到水淹,全乡直接损失达22.5亿元。

  禹里乡党委副书记伏占国接受采访时语带悲伤:“禹里乡是大禹的故乡,没想到却在一年里被洪水淹没多次!”

  目前,禹里乡政府临时设立在大禹纪念馆里。一个隐含的愿望是,当地人希望大禹能够保佑洪水不再袭来了。

  乡镇还没重建 人们仍乐观

  我在禹里乡看到,很多人仍住着帐篷,乡镇内恢复重建的工程并不多。

  伏占国给我的回答是:“如果恢复重建了,积水又淹上来怎么办?”

  乡政府只好把居民临时安置在高地上,等待堰塞湖彻底安全的消息。

  即使仍处在巨大的威胁中,这里的人们仍在乐观地生活着。段物会和徐连碧夫妇在彻底被大水冲毁的禹里乡邮局旧址上搭建起一座木屋,以“清泉酒店”的名义开门纳客。

  “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嘛,我相信堰塞湖的威胁迟早会消除的!”徐连碧说。

  回访堰塞湖上游

  漩坪乡居民等待渡船过河

  漩坪 至今还在水下20多米

  看过电影《未来水世界》的人都不会忘记,洪水袭来时泥土的珍贵。

  如果说禹里乡是现实版的“水下遗址”,那么唐家山堰塞湖上游的另一个乡镇北川县漩坪乡,就更接近于现实版的未来水世界。

  不过漩坪乡党委书记杨启元的比喻更加直接,“看过《泰坦尼克号》吧,那不过是淹没了一条船,这里淹没的是一个乡!”

  想采访乡政府先得找

  出发前,我曾向许多人询问漩坪乡政府所在地,但始终没有得到确切答复。

  一年内,漩坪乡政府多次搬家,“现在搬到哪里了我也不清楚!”一名同行说。

  让漩坪乡政府多次搬家的主要原因也是唐家山堰塞湖的水位,乡政府先是从永吉山山脚搬到了山腰,我出发前,听说它又向山顶方向迁徙了。

  不过我还是打听到了找乡政府的方向:乘船到桐子坝,换乘越野吉普车沿着山道寻找。

  4月29日中午,我从禹里乡乘船来到桐子坝。

  此后3个小时,我和越野吉普车司机曹杨沿着海拔2500米的永吉山山道艰难前行。在克服了滚石、垮塌、路陷的所有危险后,终于在海拔1500米的山腰见到了漩坪乡党委书记杨启元。

  漩坪乡政府目前还设在临时帐篷里,杨启元告诉我:“如果堰塞湖的水来了马上就得跑,临时帐篷跑起来更方便。”

  此时的漩坪乡政府还处在断电中,这也是不断搬迁造成的,于是我对杨启元的采访只好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进行。

  乡镇变成“水世界”

  “512”那天,漩坪乡与其他乡镇一样,都是房屋倒塌,人员被埋,“当时只知道是地震,没想到还会有别的灾难。”

  但是5月13日杨启元发现了异常,“乡内一条宽度原本不足100米的小河突然开始涨水。”

  这条小河发自上游青片河(即禹里乡所在地),之后过漩坪乡流经唐家山,后汇入涪江。但是大地震造成唐家山垮断,所有的水流都淤积在漩坪乡,“很快水就涨了起来,到了15号,整个乡镇已经被淹没了!”

  杨启元提供了一个数据:原来那条河的河道宽不足100米,漩坪乡被淹没后,河道的宽度已经超过了2000米!

  漩坪乡政府总结出的基本损失是:漩坪乡被淹没的面积达4平方公里,涉及11个行政村、1个社区,全乡的房屋、电力、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全部损坏,经济损失达80亿元。

  杨启元带领居民向永吉山上搬迁,堰塞湖水位不断涨落,居民也不断向山顶迁徙,“现在乡政府所在地的海拔是1500米,而被淹前的海拔是680米,这就是堰塞湖带给我们的直接影响!”

  杨启元告诉我,漩坪乡居民已经放弃了迁回原址的打算。

  “漩坪乡比不上禹里乡,毕竟禹里乡距离堰塞湖比较远,只要堰塞湖泄洪,禹里乡就能浮出水面,确实也有好几次浮出了水面。但漩坪乡自从被淹后就再没浮出水面,至今它还在水底下20多米的地方呢……”杨启元说。

  一个乡的打算

  其实唐家山堰塞湖对漩坪乡的影响并不局限于地震后的一年时间,在此后多年里,这种影响还将更加深远。

  在我采访的时候,漩坪乡的灾后重建仍是只有规划,没有实施。

  “我们打算借助堰塞湖这样一个天然水资源发展旅游经济,但是现在堰塞湖水位极其不稳,所以一直无法实施!”杨启元说。

  不久前,杨启元听说国家要在这里再建个水电站,“这个计划也蛮好的”,之后却没了下文,“我一打听,也是因为堰塞湖清淤工程没有彻底结束造成的!”

  地震发生后,杨启元开始号召居民学习驾船掌舵,“原来居民出行都靠乡里8公里长的公路,但是堰塞湖淹没了其中的7.5公里,以后只能靠乘船了”。

  其实杨启元是打算发展船业运输来振兴乡镇的经济,但是不久后他发现,“堰塞湖的水忽涨忽落的,很多漂浮物和乡里原来的建筑物都会不定期地浮出水面,这会给船舶行驶带来很大的危险。”所以后也就放弃了。

  其实漩坪乡居民还有另一种改变生活的方式迁徙。但是杨启元说,人们大多故土难离,“舍不下曾经生长的土地啊,其实他们还是希望堰塞湖的水能降下去!”

  回访堰塞湖下游

  我们相信政府的能力

  曾经向唐家山堰塞湖运送挖掘机等设备的停机坪,如今已经变成人们活动的广场

  一年前,世界大的直升机“米-26”曾在北川县擂鼓镇空地上反复起飞,拉吊数十台挖掘机、推土机进入唐家山堰塞湖抢修现场排险,这片空地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一年前,唐家山堰塞湖溃坝的危险越来越大时,距离堰塞湖近的江油市青莲镇太白村曾撤空所有村民以保平安、涪城区青义镇灯塔社区5组的居民曾进行撤离大演习,他们在堰塞湖又一次泄洪时是否还会有类似举动?

  昨日,我在离开北川县漩坪乡之后,又回访了唐家山堰塞湖的下游。

  空地变成了板房区

  重返“米-26”曾经停留的地点,我被眼前的情景深深震撼了。

  那片被转动的直升机螺旋桨刮起巨大尘土的空地上,已经建成了一片望不到头的板房区。这里居住着原北川县郭牛村、许家村等20个村子的1.5万人,是目前安置北川居民多的地点。

  18时30分,板房区的空地上人声鼎沸,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陆续来到这里放松,有跳舞的、有唱歌的。飘荡的歌声里,有着显著的羌族特色。

  不过他们也没有忘记对唐家山堰塞湖的关注。

  4月20日堰塞湖泄洪的消息经电视台播出后,很多人都围坐在电视前看直播,“毕竟这里是堰塞湖的下游,一旦泄洪不成功,首先受影响的就是这里!”42岁的郭明麒说。

  其实,胜利板房区管委会主任席成友早就接到了上级部门的指示:“做好准备,随时撤离!”这个命令也被席成友逐层传达给板房区居民,“但是大家好像没有了一年前的紧张,人们都觉得这次泄洪肯定会很顺利!”

  “我们相信政府的能力,政府不会让大水把我们都给冲了的!”郭明麒说。

  居民对撤离路线烂熟于心

  与擂鼓镇板房区居民的放松不同,江油市青莲镇太白村和涪城区青义镇灯塔社区的居民却保持着高度警惕。

  灯塔社区书记向昭琪告诉我,社区已经向所有居民传达了泄洪的消息,“我们安排了电话、敲锣等多种通知方式,务必做到一发生危险就立即撤离!”

  青莲镇党委副书记李永强也表示:“这次没有让村民们提前撤出来,并不代表我们放松了警惕,镇里已经把撤离路线传达到每一名村民,肯定会做到反应及时的!”

  其实,这两个地点之所以没有预先撤离,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在一年内已经反复准备撤离多次,“大家已经对撤离路线烂熟于心了,肯定不会耽搁的!”李永强告诉我。

  而另一个让李永强认为不需要预先撤离的原因就是,“那么多次说溃坝,后都成功保住了,所以我们相信政府,只要上级部门没有后下达撤离命令,我们下游的居民就是安全的!”




关闭〗     〖打印

中山搬家
合作伙伴
中山双喜搬家服务有限公司 佛山防火岩棉板安装 中山吉顺搬家公司 中山乐万家搬家公司 中山起重 中山联发搬家公司 温州新喜保洁公司 汕头信得过清通公司
版权所有:中山和兴搬家公司 搬家热线: 中山搬家找和兴 地址:中山市悦来中路72号 联系人:李先生
中山和兴搬家公司提供服务:中山搬家 中山货运物流 中山废旧回收 网站地图
130-中山和兴搬家公司在农村的发展情况 135-中山搬家行业在城市的作用
131-中山搬家货物装卸搬运的概念 136-中山搬家习俗
132-中山搬家时肯定要注重珍贵物品和家具 137-专业长途搬家必读常识
133-中山搬家入宅禁忌的有哪些 138-专业搬家有妙招
134-中山搬家时搬家合同的关键点 139-搬家公司的司机要特别当心
中山盛世天和白蚁防治公司 汕头开锁 中山标靶白蚁防治公司 汕头清通公司 石家庄空调移机 中山搬家公司电话